林夕

这里是林夕
不定期产粮,各种文体都想尝试
伽小主
闭关ing,短期内不会产粮

宅家日常

再发一次前文(不会发链接)

ooc有

01
温暖的阳光透过纱帘,在房间里投下了一块光斑,房间安安静静的,除了闹钟转动着秒针发出有规律的声响。

床上的黑发男孩像只猫一般蜷缩在床的一角,手中握着一个色彩鲜明的魔方,呼吸平稳,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桌上摆放着的荧蓝色魔方动了几下,幻化成一个蓝发青年的样子。他打了个哈欠,悄悄绕到门旁,轻轻的阖上门,出去了。

戴着紫色鸭舌帽的一家之主早就在厨房里忙开了,蓝发青年在门口就看见了他盯着盘子里一团黑乎乎的东西那一脸郁闷的样子。怕惊扰了房里的人,青年小心翼翼地压低声音,冲楼下喊道。

“博士。”

听到呼喊的宅博士抬起头,在确定不是自家女儿后,松了口气,像聊家常一样随口问道:“是伽罗啊。昨天睡得怎么样?”

“还不错。”伽罗将自己过长的头发用蓝色的发带扎起来,看了看宅博士手里的那盘和黑炭没什么区别的东西,“这是甜心昨晚做的晚餐吗?”

宅博士无奈的点点头,把那团黑炭倒入垃圾桶。在心里佩服了三秒甜心做菜的毅力后,伽罗拿起买菜的钱,开始了每天例行的第一件事:买菜。

自从甜心做菜的爱好 从尝试几件小甜品到想要负责全家人的一日三餐那一刻开始,宅博士和那几个孩子就清清楚楚的明白厄运来了,为了防止甜心做菜,宅博士不得不一大早醒来,先把早饭做好,并继续蹲守厨房,而买菜一事便交给了醒得第二早的伽罗来完成。

从未买过菜的前战神大人最初来到菜场时的心情是懵圈的,主要原因也很简单,从前从未关心过吃饭的问题,有一顿就吃一顿,哪管它的原材料是啥,所以在菜市场绕了一圈后,伽罗的袋子里啥都有,小至一把葱大至一个西瓜(等等好像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更可怕的是,那些多出来的菜当天吃不完,结果全部光荣的变成了甜心的“实验品”……

好在买过几次后伽罗很快就熟悉了菜场,可以一本正经的跟老太太讨价还价,偶尔遇到阿卡斯还能面不改色的互损一下。

今天早上阳光明媚,伽罗买完菜回来不出所料的看见了甜心一脸乐呵的……做早餐……

等等宅博士不是你守着厨房的吗怎么……

宅博士表示,我也很无奈啊,谁知道甜心竟然趁着我看桃子姐姐的节目时进了厨房……

甜心一旦开始做菜,就没人能把她拉回来。

所以,今天的早餐,是毁了。某伽和某宅无力的扶额。

此时。楼上的几个孩子也醒了。

“博士,今天早晨吃什么?”即使处于混沌状态,开心也仍然满脑子想着吃,下楼时边打哈欠边问博士。

然而看到了厨房里的甜心和站在厨房外干瞪眼的伽罗和博士后,开心的大脑一下子变得清醒,惊恐万分的想要逃回楼上,却在下一秒撞上了一个粉色的屏障。

完了,这下想跑也跑不掉了。

后面跟着开心的花心和粗心也遭受到了同样的待遇。

“别想跑,来尝尝我的新菜式。”

伽罗和博士则表示,我们不跑。

最小的孩子小心似乎是最好逃脱的人,但这一次竟然没有使用瞬移,站在原地不动,不像开心那样拼命挣扎。

不是别的什么原因,只是因为还没睡醒。

伽罗看到小心醒了,明白他想要什么,很默契的变成魔方落在他手上。

于是小心一边面无表情的拧着魔方,一边看着甜心拿着恐怖料理来找开心他们试吃,并思考合适的瞬移时间。

全星星球做菜最难吃的人当属甜心,上至球长下至路边卖菜大妈,几乎人人皆知,只不过,宅家的各位从来都没有当着甜心的面点破这个事实。

正是这个原因,甜心才会坚持不懈(?)的每天做菜。

日常冷漠的小心实际上内心十分丰富,只是从来不会表露出来。此刻,他正思考如何在适当的时间瞬移离开。

由于思考的太过认真,小心丝毫没有注意手上的魔方被他拧得越来越快。

某上将表示:好晕,好想吐。

而小心却浑然不觉。

而这边的开心,花心和博士,虽然嘴上夸着甜心的食物,但表情却出卖了他们,而导致他们露出这副表情的真凶甜心则笑眯眯的将一盘黑乎乎、完全看不出形状的东西不断往他们那边送。开心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然后在甜心的威逼利诱(划掉)下颤抖地接过那盘东西,然后趁甜心一个不注意将它倒掉。花心死活不肯接受甜心的食物,最后还是甜心火大,将食物全部拍到花心脸上。

至于粗心,他一脸迷惘的接过甜心的食物,还无视了花心的阻拦,愉悦的吃了起来,结果又被送医院……

博士自不用说,接过甜心的食物后,做了和开心一样的事。

轮到小心的时候,小心正犹豫着要不要接,就那样僵在那儿,和甜心尴尬的对视。

最后还是伽罗看不下去了,直接化为人形,一把拿过甜心手上的一盘食物,然后说了声:“都交给我来解决吧。”然后就跑了。

目的地:出门左拐200米垃圾场

目的:扔甜心的食物

至此,甜心的六份食物,一份被吃,成功将一人送进医院,一份被拍在某人脸上,其他的四份,先后葬身于垃圾堆。

甜心表示,有你们这么糟蹋食物的吗!

01end

感谢看到这的你


宅家日常

第一次发文

ooc 有

未完注意
就是想写些日常
01

温暖的阳光透过纱帘,在房间里投下了一块光斑,房间安安静静的,除了闹钟转动着秒针发出有规律的声响。

床上的黑发男孩像只猫一般蜷缩在床的一角,手中握着一个色彩鲜明的魔方,呼吸平稳,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桌上摆放着的荧蓝色魔方动了几下,幻化成一个蓝发青年的样子。他打了个哈欠,悄悄绕到门旁,轻轻的阖上门,出去了。

戴着紫色鸭舌帽的一家之主早就在厨房里忙开了,蓝发青年在门口就看见了他盯着盘子里一团黑乎乎的东西那一脸郁闷的样子。怕惊扰了房里的人,青年小心翼翼地压低声音,冲楼下喊道。

“博士。”

听到呼喊的宅博士抬起头,在确定不是自家女儿后,松了口气,像聊家常一样随口问道:“是伽罗啊。昨天睡得怎么样?”

“还不错。”伽罗将自己过长的头发用蓝色的发带扎起来,看了看宅博士手里的那盘和黑炭没什么区别的东西,“这是甜心昨晚做的晚餐吗?”

宅博士无奈的点点头,把那团黑炭倒入垃圾桶。在心里佩服了三秒甜心做菜的毅力后,伽罗拿起买菜的钱,开始了每天例行的第一件事:买菜。

自从甜心做菜的爱好 从尝试几件小甜品到想要负责全家人的一日三餐那一刻开始,宅博士和那几个孩子就清清楚楚的明白厄运来了,为了防止甜心做菜,宅博士不得不一大早醒来,先把早饭做好,并继续蹲守厨房,而买菜一事便交给了醒得第二早的伽罗来完成。

从未买过菜的前战神大人最初来到菜场时的心情是懵圈的,主要原因也很简单,从前从未关心过吃饭的问题,有一顿就吃一顿,哪管它的原材料是啥,所以在菜市场绕了一圈后,伽罗的袋子里啥都有,小至一把葱大至一个西瓜(等等好像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更可怕的是,那些多出来的菜当天吃不完,结果全部光荣的变成了甜心的“实验品”……

好在买过几次后伽罗很快就熟悉了菜场,可以一本正经的跟老太太讨价还价,偶尔遇到阿卡斯还能面不改色的互损一下。

今天早上阳光明媚,伽罗买完菜回来不出所料的看见了甜心一脸乐呵的……做早餐……

等等宅博士不是你守着厨房的吗怎么……

宅博士表示,我也很无奈啊,谁知道甜心竟然趁着我看桃子姐姐的节目时进了厨房……

甜心一旦开始做菜,就没人能把她拉回来。

所以,今天的早餐,是毁了。某伽和某宅无力的扶额。

此时。楼上的几个孩子也醒了。

“博士,今天早晨吃什么?”即使处于混沌状态,开心也仍然满脑子想着吃,下楼时边打哈欠边问博士。

然而看到了厨房里的甜心和站在厨房外干瞪眼的伽罗和博士后,开心的大脑一下子变得清醒,惊恐万分的想要逃回楼上,却在下一秒撞上了一个粉色的屏障。

完了,这下想跑也跑不掉了。

后面跟着开心的花心和粗心也遭受到了同样的待遇。

“别想跑,来尝尝我的新菜式。”

伽罗和博士则表示,我们不跑。

最小的孩子小心似乎是最好逃脱的人,但这一次竟然没有使用瞬移,站在原地不动,不像开心那样拼命挣扎。

不是别的什么原因,只是因为还没睡醒。

伽罗看到小心醒了,明白他想要什么,很默契的变成魔方落在他手上。

于是小心一边面无表情的拧着魔方,一边看着甜心拿着恐怖料理来找开心他们试吃,并思考合适的瞬移时间。




未完

感谢看到这儿的你